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>永利在线平台登录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文:林瑞木

过去十年,槟州政府强力推动,积极减少塑料垃圾运动。强逼民众在购物中心必须自己购买塑料袋,如今许多民众也已养成带环保袋出门的习惯。近年来州政府又再推出放弃使用一次性塑料品,以便减少使用塑料吸管。

这种种爱环境的付出,人民已努力配合了,但政府有吗?槟州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最近一直呼吁人民响应7月落实的“每周一零塑料袋日”,也说大马是全球第8个使用塑料袋最多的国家。即使减塑行动能让槟城在短期内减少100万个塑料袋,但在北海货运码头397个装有洋垃圾的集装箱面前,这些努力显得苍白无力,如螳螂挡车。

洋垃圾一开始引起问题的地方,是在中马的雪州仁嘉隆。2017年,仁嘉隆突然出现多间塑料垃圾再循环厂,集体发出的毒气严重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。之后政府下令关闭这些工厂,但不久后,北马的双溪大年废料厂也如雨后春笋出现,苦了当地居民。如今槟城也悄悄迎来上万吨的洋垃圾,根据关税局抽样检验的结果,槟城397个装有洋垃圾的集装箱中,其中271个分别来自香港、美国、德国、加拿大、日本、芬兰、希腊、澳洲、西班牙、智利、纽西兰和法国。

这些通通不是来自马来西亚的人民的垃圾,我们却要为别人对环境的不负责任行为,付出巨额代价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,愿意自己的国家成为洋垃圾的垃圾桶。为何洋垃圾问题这两年在马来西亚突然白热化,主要是早前身为洋垃圾最大接收国的中国,早在2017年就开始逐步提高进口洋垃圾的门槛。

2018年1月开始,中国全面禁止进口多达24种的洋垃圾,一般推测这些突然无处可去的洋垃圾,就纷沓而至东南亚及南亚各国。

再来我国政府在积极打击非法洋垃圾厂上的执法不利,加上未有决心全面禁止洋垃圾大量运入,使到这些洋垃圾有机可乘的’偷渡’进入我国。

如今欧盟各国庞大的洋垃圾量正饥渴寻找归处,对某些业者来说确实是最有利可图的时机,贪在当中可谋取的暴利。但身为民选政府,应以人民的利益与健康为先,不应贪图这以典当国内环境素质换来的暴利,反之应取消相关的入口准证,不应再让业者进口塑料垃圾。合法的废料处理业者应专心处理好国内的废料即可,每个国家都应对自家出产的洋垃圾负责,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活该成为塑胶废料的牺牲者。

塑料垃圾厂对洋垃圾的大量处理与加工,均会导致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,导致附近居民患上呼吸道毛病、眼睛疼痛、皮肤敏感等问题。

- Advertisement -

这些饱受影响的居民,以及未来有潜力受到进口洋垃圾威胁的居民,政府在劝他们不要使用一次性塑料吸管之前,应先解决这个更严重的环境问题。劝你不用一根塑料吸管,却把上万吨的进口洋垃圾,送到你家附近,这就是典型的虚伪嘴脸。

就如澳洲政府已一再强硬重申,不会回收莱纳斯稀土厂废料,政府至今却还不愿意正式关闭莱纳斯稀土厂。如今的槟州政府与中央政府来自同样的政党联盟,他们无法向之前那样,肆无忌惮轰骂联邦的不是,只能低声下气“请求”联邦部门解决洋垃圾大量进口的问题。但就算低声哀求,当局会即时行动吗?

近两年引发的种种问题,均表示我国政府至今无法好好处理洋垃圾的问题,否则不会一再取缔后,问题依然没有改善。在槟城北海货运码头,还有397个洋垃圾货柜箱停在那里,这些外来垃圾,本地公民要如何消化呢?